您现在的位置:幸运飞艇全天,幸运飞艇开奖号码查询,幸运飞艇直播视频 > 前尘往事 > 工会教导我们说:大隐隐于厕 - 农家苦的日志

工会教导我们说:大隐隐于厕 - 农家苦的日志

2018-06-12 18:37
工会教导我们说:大隐隐于厕 - 农家苦的日志

习主席当年在墨西哥,曾对某些指手划脚中国事务的西方人大放豪言: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然而,他却没有意识到,短短几年后,中国就向世界源源不断地输出金本、土豪、木民和水老板。金木水火土,五行输出四行,家里只剩下一伙不行,直把缺金的西方,折腾得鸡鸣狗跳,一地鸟毛。要知道,这可比输出革命、饥饿和贫困厉害多了。西方人素享法制,天生自由,哪里受过这等焐燥。

记得911事件那年,我在一家运输服务公司当搬运工,老板是英裔加拿大人,经理是小胡子多伦多人、老板的傻弟弟、我、三个牙买加黑哥、一个美国来的芝加哥穷汉,八个爷们每天乐呵呵地一边讲粗话,一边干重活,很是开心。

后来,从英国来了一位非洲黑大汉,大腹便便的,样子象个国王,又有点象部落酋长。他每天竟然穿着白裤子、黑皮鞋来上班,而我们的工作,不过是从53英尺长的trailer里往外搬东西,卸货,多么不协调。见到又重又大的包装,他会脱掉手套,大摇大摆地向厕所走去,一去就是半个小时。有时候,连续出现重型的地毯卷,或者小五金包装箱,他就会连续去厕所。

大伙儿看在眼里,实在气不过,就讽刺他,给他起了个绰号,叫fast man,意思是他小便来的特别快。其实,他哪里是去厕所小便,纯粹是逃避劳动。可是,西方人权至上,蹲厕所是基本人权,你既无法界定真伪,也不能横加干涉,只能听之任之。在中国,大隐隐于市,而在西方,大隐隐于“厕”。



我从那时起就开始意识到,西方发达国家,工人与资本家的对立,矛盾已然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工业化国家的刁民泼妇,都穿着文明的外衣,说着文明的语言,却都在用一种看不见的手段制衡着老板。中国的企业家,尤其是愚昧无知却胆大脑肿的民营企业家,要想聘用西方经理,领导白人雇员,除了自己长个子,人人都长得跟相扑运动员似的,那就只有给别人涨工资一途了。

不知当初老祖宗和老祖母是怎么搞的,今天的共产党怎么调教的,咱中国人天生的眼皮子浅,不会观察,不会思考,对周围环境和物候变化总是不上心。

前几年,一位河南大老板来我们草原买了一万英亩良田。不管她怎样宣传、运作,就是卖不出去,无人接手。我去她农场考察时她对我说,当初只看到农舍的内部装修很温馨、别致,就拍板买下了这块地。现在发现,四周交通不畅,进农庄的机耕路是软地基,一下雨便无法开车进出。可是,上哪去买后悔药呢?

前几天,有个在down town开诊所的中医朋友约我聊天。我让他来我家见面,他坚持去他诊所,说是还有预约病人要来。没办法,只好迁就他,提溜搭挂,带了很多熟菜和酒,我兴冲冲地开着车子就过来了。

没想到,诊所门前在修路,通往诊所的必经之路closed,我只好绕道前行。晃晃悠悠地钻入小街道,发现有的是单行道,有的是双行道,简直搞不清,只好慢慢滑行,一边开车,一边找路,好不容易才摸到门口。

“哥们,诊所门口修路,你咋不告诉我一声啊?!”

“哎哟,对不起,我还真没注意。”

你说,我这一肚子冤屈跟谁说去?

中国的草根老板,其实与草根并无区别。他们对西方的考察了解,多半流于形式,疏于深究,常常被表面假象所蒙蔽。

玻璃大王曹德旺,眼睛是玻璃的,心和脑袋却是石头的。他只知道比较中美的土地价格、水电价格、运输价格、税收政策和利润盈亏,却根本没有深入了解过美国的劳资关系,工会势力,当老板的弱势地位,当雇员的操蛋德性。

一个笃信佛教的人,居然看不出美国资本家和美国工人之间长期积淀的冤孽。别人偷走了牛,然后打着全球化的大旗,跑去发展中国家继续偷牛,而你却跑来美国拔桩,结果被牛仔、牛姑逮了个正着,放牛虻叮咬得你满身是血。

曹大王最近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谈话,让我想起了刚来加拿大时一位广东大厨的愤言:妈的,福建人贼粗,还死不认错。明明当了傻屌,却硬要说自己是弘扬中国企业文化的一根图腾柱。

当然,曹大王为了报答中国政府的再造之恩,甘愿舍身饲虎,就象当年貂蝉为了回报王司徒的养育之恩,甘愿献身,做连环计的牺牲品一样,那就另当别论了。

>> More Videos

 

2017.6.27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