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幸运飞艇全天,幸运飞艇开奖号码查询,幸运飞艇直播视频 > 前尘往事 > 在前尘往事中打捞“小历史

在前尘往事中打捞“小历史

2018-10-09 20:07

  《大英博物馆的故事(精装本)》 (日)出口保夫 著 吕理州 译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8年8月出版

  《发现燕然山铭》 辛德勇 著 中华书局 2018年8月出版

  《浮世悲欢:明清笔记小说中的 士林冶游生活》 简雄 著 中华书局 2018年8月出版

  《朵云封事》 李在中 著 北京出版社 2018年9月出版

  很多人喜欢阅读历史类书籍,大抵是因为读一读历史,能充分体会到过去的人和事,那都是人类最宝贵的记忆。喜读历史书的人又有两类,有些人喜欢从书中重温那些宏大的历史,喜欢正史中的高头讲章。而更多的大众读者,则喜欢轻松一些的“小历史”,那些过往历史中闪光的碎片,让人更感亲近。今天,我们跟着四位作者去发现不同的历史侧面。《大英博物馆的故事》讲述了大英博物馆250多年的历史,跟着出口保夫,你能厘清这个博物馆250年的大致脉胳;跟着辛德勇,你会回到古代战场,回到班固所撰之《燕然山铭》所讲述的一切;跟着简雄,你会发现明清之际,那些士子美姝的日常生活;跟着李在中,你会看到民国时期蔡元培、董作宾、李济等文人的学术坚守。

  大英博物馆250年历史

  今年8月,浙江大学出版社引进出版了热心于英国社会民俗研究的日本学者出口保夫的著作《大英博物馆的故事》,对于喜欢博物,但还没参观过大英博物馆,或者只在大英博物馆“到此一游”的读者来说,这是一本入门书,也是一本相关历史的普及书。

  1759年,如今已经声名响彻全球的大英博物馆在历经六年的筹备后面世。两百多年来,这间始于民间人士汉斯·斯隆爵士私人收藏的博物馆,伴随着英国历史的变迁,逐渐成长为搜集有古希腊罗马、埃及、美索不达米亚、中国等世界各国顶级文物的一流博物馆。抱着向世人展示这一历程的心愿,出口保夫细细厘清大英博物馆250年的历史。

  位于英国伦敦新牛津大街北面罗素广场的大英博物馆作为世界上第一座综合性国家博物馆,拥有一批反映古代文化和现代文化的艺术品和文物。因为这里,雪莱找到了他的《奥西曼提斯》;因为这里,济慈写下了不朽名作《希腊古瓮颂》;因为这里,拜伦在《弥涅瓦的诅咒》中尽情抒发心中的义愤……

  大英博物馆,或许人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称它为“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之一”。它为人们展示着罗塞塔石碑、拉美西斯二世座像、凯尔特的精美饰品、巴塞尔雕刻群、贵霜王朝的佛像、数十万的珍贵书籍……18世纪,陶制工艺品之父Wedgewood因它得到创作灵感,发现南极大陆的库克船长为它带回一级文物;19世纪,狄更斯和达尔文在此思索,拜伦、济慈和雪莱因它写下不朽名作;20世纪,马克斯和列宁在此阅读,甘地、泰戈尔,还有落难的孙中山,陆续来访,萧伯纳、夏目漱石……连阿拉伯的劳伦斯都来了,这里是二十世纪人类历史文明的孕育地。

  目前,大英博物馆全部的收藏品总数达700 万件,称得上是全世界第一。网罗世界主要文明、刻画人类6000 年历史的这些庞大收藏品,换句话说,是“世界遗产”。在多达94 间的展示室里,参观者可以自由地看到顶级的历史文化遗产,如果这还不算最让人心满意足的博物馆,还有谁称得上呢?

  如果你对大英博物馆感兴趣,那么,读一读这本书。

  跟辛德勇发现东汉史学家

  班固所撰之《燕然山铭》

  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车骑将军窦宪联合南单于、东乌桓等势力一起攻打北匈奴,一直打到燕然山,大获全胜,几乎全歼北匈奴的主力。这一战役在历史上非常著名,当时随军出征的班固撰写了这篇流传千古的《燕然山铭》。

  2017年七八月间,中蒙联合考察队实地踏勘,确定了蒙古国杭爱山一带的一处摩崖石刻系东汉史学家班固所作《燕然山铭》。这一发现,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北京大学历史系辛德勇教授认为,“学术界有责任和义务做出应有的说明和认识”,陆续撰写了“《燕然山铭》漫笔”系列文章,遂成《发现燕然山铭》一书。该书对《燕然山铭》拓本真赝、铭文布局、铭文核校、刻者其谁、燕然山战役等等,都做了详细而深入的考证。

  在这本书里,高深的学术问题低而又低,低到了尘埃里。全书围绕《燕然山铭》扩散开来,一个个具体问题逐步解析,一个个事实逐渐浮出水面:燕然山战事起于何因?《燕然山铭》是事先有准备的,还是临时起意?《燕然山铭》和《封燕然山铭》是一回事儿吗?

  历史本身是枯燥的,幽默诙谐的语言会带领读者进入那个历史场景,一切变得生动起来,甚至成为连续的影像浮现在读者面前。比如,在“办砸了的交易”一节中说:“和后来诸多蠢猪笨熊式的帝王相比,对于这样一位风流儒雅的天子来说,这话讲得未免有些刻薄,元朝人还有比这稍微宽厚一点儿的说法,乃谓其书画诸艺虽过于常人,但正是因为‘见其善于此,则知其不善于彼’(元周南瑞《天下同文集》前甲集卷三三徐琰《跋徽宗御书》)。事实上,宋徽宗不仅不具备人主所需的高识远见,就连所谓私智小慧也未必灵光。”

  这本书的作者是北大历史系教授辛德勇。他日前在复旦讲学时候说过的一段话非常具有说服力:“在小处入手,从大处着眼,这是我在研究中国古代历史问题时经常提醒自己要努力为之的一个基本做法。”“历史研究的魅力和价值,往往就在细节当中。”其实,你可以对《燕然山铭》不感兴趣,但是可以借鉴辛德勇教授的历史研究方法,或有裨益。

  《燕然山铭》叙述的是大事件,通过一个大事件的探寻和回望来解读历史细节,然而,中华书局同在8月推出的《浮世悲欢:明清笔记小说中的士林冶游生活》则要闲散许多。书中围绕明清江南士人的生活和交游,根据《板桥杂记》等明清笔记小说的记载,言必有据,对明清日常生活做了“复制”,是明清日常生活图景的再现。作者简雄说:“这本小书中的大部分士子美姝早已封存在了落满尘埃的故纸堆里,他们只是历史的配角,甚至只是‘士子甲’和‘美姝乙’,有的连名字也没有留下。但在历史的抉择关头,他们同样显现了人性的力量,或许他们才是‘历史真相’的书写者。”

  简雄认为,这本书和他的上一本著作《浮世的晚风》一样,关注的是明清江南士人的生活和交游情况。从余怀《板桥杂记》、钮琇《觚剩》以及钱谦益等浩瀚的明清笔记中寻找相关资料,还原那些实实在在活着的士与姬的日常生活途径。完整的历史故事除了钱谦益柳如是、侯方域李香君等名士悦倾城的著名角色,还有“士子甲”“美姝乙”,他们存在过,被记录过,没有他们,明清之际士林“醉卧花丛”的现象就只是个例而非一个现象,士林群体与风月场交集,由于有他们,才谈得上是“高浓度”的交集,印证“家家夫婿是东林”的时评。

  简雄认为,《浮世悲欢》和《浮世的晚风》关注的其实都不是正史中的高头讲章,本来也是历史的另一种切入点和观照方式。只是《浮世的晚风》中的人物因为戏剧等文学作品的流播而更为我们所熟知。如果真要从历史影响力来谈,勋贵名家,也往往被传统史家忽略为一个历史配角。关于明清易代之时的士林,清代就有许多反思,在思想界学术界,为黄宗羲《明儒学案》,在文艺界,为《桃花扇》。桃花扇是知识分子的侧面,晚明江南社会的背景图,进而成为解读晚明知识分子风貌的一个切入点。“士子甲”“美姝乙”是昆曲《桃花扇》中站在侯方域李香君身后的李小大、李湘真等等,共同营造江南士林高墙里的盛宴。

  跟李在中回忆民国文人的

  “朵云”和“封事”都有着十分风雅的典故。朵云的讲法,来自唐朝的能臣韦陟在信函最后写得像几朵云彩的署名,后来演绎成信纸的雅称;封事的本义,即密封的奏折,后世引申为信封的意思。撕开中国近代史的信封,蔡元培、董作宾、李济、傅斯年、曾昭燏、李霖灿……这些文人的学术坚守与悲欢离合,跃然纸上。而那些早已走远的往事,就如朵朵美丽的云彩,虽消逝,却已成为我们共同的民族记忆。

  在《朵云封事》一书中,作者李在中以其父李霖灿先生《中央博物院的悲剧——记博物院事业中一项理想的真精神》一文作为出发点,结合近70年亲历亲闻,通过不断收集“中央博物院”的一手档案与图片、整理父亲李霖灿先生的日记和书信、向父执辈们请益及走访两岸同辈兄长,用15年的时间写出30篇文章。以纯粹的情感、客观的论点,将1933年“中央博物院筹备处”成立之后到1965年并入台北故宫博物院间所经历的暂驻李庄、渡海东迁、蛰藏北沟与合符双溪等各个阶段,做了较为完整的还原与讲述。

推荐